天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挚求 > 第384章 思虑未来要独立
    听了白冰洁的话,叶卓然的心里明白了,她知道仲达海跟白冰洁彻底没戏了,其实白冰洁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只是依然犹豫不决而已。

    ?#28909;?#30333;冰洁没?#37266;?#25321;仲达海,叶卓然便没有再去撮合,至于白冰洁?#38477;?#24590;么选择,那就听听白冰洁的心声吧。

    白冰洁接着说道:“其实,张心平结婚那一天,金子煜突然单膝跪下来向我求婚的时候,我的心被震动了,他就那样举着钻戒看着我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不是仲达海突然站出来挡在我的面前,也许我当时会答应了他,我不知?#26469;?#24212;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说心里话,我很感激仲达海,是他?#26790;?#20445;持了清醒,我不能就那么随便的答应了,我要考虑好,即使答应金子煜,我也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我总不能就那样脑袋空空地说答应就答应吧,这件事我没有其他人可以商量,我只有来找你了,想让你给我指点?#36234;頡!?

    “你呀,我想指点你跟仲达海好呢,你会听我的吗?不过,我想问问你,你心?#37266;?#25321;了吗?我说的是金子煜。”叶卓然笑了笑,摇摇头,无?#25991;?#20309;地说道。

    “如果我选择了他,我应该怎么办?我是说,他的家境很好,别人都说他是富二代,他确实就是,正太生物医药科技公司的市值在?#24179;?#24066;可以排名前三位,他爸是董事长,他是副董事长,帅气多金,多少人羡慕,又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他。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答应嫁给他,就是嫁入豪门,一入侯门深似海,对于以后的生活,我现在还无法想像。”

    叶卓然静静地听着,看着白冰洁,没有插言,心里也在思考着,嫁入豪门,?#38477;?#22909;不好,反正她不会嫁,她还是?#19981;?#24179;凡的生活。

    “我知道我自?#28023;不?#36807;有钱的日子,可以买自?#21512;不?#30340;东西,但我也不是那种物质女,我不会为了追求金钱享受而丧失自己的人格,特别是我答应了他之后,我怎么去保持我自己的人格独立,我怎么也没有想出好的办法来。”白冰洁拧着眉头说道,她想过嫁给金子煜,但她不想失去自己。

    叶卓然低头默默地想了想,嫁给富二代,可以享受富足的生活,但是富家子弟?#38477;?#24590;么样,她作为一个普通?#24605;?#30340;孩子,没有经历过也不知道,金子煜的家庭怎么样,她也无法去体会。如果白冰洁还想保持自己的人格独立,拿什么去支撑自己的坚持,在那种家庭环?#25345;校?#22905;能像自?#21512;?#30340;那样拥有自由吗?那可不是普通的?#24605;?#21834;。

    假如,白冰洁跟金子?#25103;?#29983;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时,白冰洁该怎么办呢,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白冰洁会被净身出户扫地出门吗?可以想象在那种家庭里,人性人情可是非常冷漠无情的。

    当然,叶卓然不是诅咒白冰洁,而是要考虑到各种后果,生活会有好的后果,也就会有不好的后果,只有提前预想到了,做好了完全准备,才不会遇事惊慌失措、最后失魂落魄。

    “你,你确定要嫁给金子煜?”叶卓然追问一句。

    “嗯,不嫁给他,我又能嫁给谁呢?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家大业大势力大,如果我不答应他,那是我甩了他,他能咽下这口气?除非我不想在?#24179;?#20877;待下去了。如果是他想甩了我,我的年龄也不小了,我再去重新找男朋友吗?我不想费那个心劳那个神了。?#28909;?#24050;经这样,嫁给他也挺好的,至少生活无忧,只是我心里?#34892;?#25285;心罢了。”白冰洁说道。

    “你是对自己没?#34892;?#24515;,还是对他没?#34892;?#24515;?”叶卓然直视着白冰洁的眼睛,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没?#34892;?#24515;的婚姻,又有何必去要。

    白冰洁托腮沉思了良久,最终摇了摇头,说道:“嗯,怎么说呢,也不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这么长时间以来,金子煜对我的好,我深有体会,我能感觉到他是真心的,?#37096;?#20197;说他是爱我的,?#28909;?#36825;样我还有什么索求,只是我也不能预料到将来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因为人总是会变的。我有自己的底线,可那根本就一点用都没有,它实在太虚弱不堪了,在现实面前不值一提。所以我想,无论以后是不是发生什么变化,我都要有最后的坚实的依仗才?#23567;?#25105;的青春我做主,我付出了我的青?#28023;?#25105;就要拥有自己的坚实保障,只有这样,我的心才踏实,我才对婚姻更?#34892;?#24515;,我心里才更容易接受答应他的这个决定。”

    “你的想法,我明白了,你会答应嫁给金子煜,但是你要得到坚实的保障,这即是你们婚姻的保障,又是你保持独立的保障,无论以后的人生会怎么样,你都能从容自如的应对,是不是?”叶卓然理解透彻了白冰洁的心中想,说道。

    “是,就是这个意思。可是,这个坚实保障,会从哪里来呢?”白冰洁紧蹙着眉头,苦思冥想,无计可施。

    两个人吃完放后,又逛了会街,权当是饭后走一走,保持健康身材了。白冰洁已经逛了一下午,虽然吃饭期间歇息了半天,但是再继续走路有点吃不消,逛了没多大会就感觉有点累,也失去了再去逛商场买东西的兴致,便返回了叶卓然的单身公寓。

    白冰洁一回来就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最舒服的地方还是床。叶卓然本想再看会儿书,却被白冰洁死缠硬拽地拉上了床。

    按白冰洁的话说,她不给叶卓然温锅了,就给叶卓然温床吧,她一个人躺着没意思,让叶卓然跟她一起温床,她的肉都准备一天了,就等着叶卓然来吃了。

    叶卓然可没?#25512;?#21452;?#31181;?#25509;抓住白冰洁的两只又肥又大的大白兔,使劲抓?#24605;?#25226;,看看这个兔肉跟那只?#26082;?#30456;比?#38477;?#21738;个好吃。

    最后,白冰洁经不住叶卓然抓住大白兔不放手,只好不停地告饶,叶卓然这才作罢。

    白冰洁低头一看,本来雪白的大白兔,竟被叶卓然抓得红一道白一道的,一气之下起身想要去抓叶卓然的小兔子,却被机敏的叶卓然躲了过去。

    闹腾了一番,两个人都累了,便靠在靠背上看电视,电视节目没有什么好看的,戏里戏外充斥着小鲜肉,不是娘娘腔,就是干女儿,根本没啥内涵和营养,白冰洁随意地调换着频道,还不如看看新闻了解社会现实。当然,最现实的东西在新闻里很多?#37096;?#19981;到,无论怎么看都是这边风景独好。

    电视频道停在了一个财经节目,白冰洁感觉水喝多了想要小解,将遥控器扔在一边,便从床上爬起来去了卫生间。

    叶卓然闲来无事看着电视节目,节目里在谈论一个股份制企业的股份问题。

    蓦然间,“股份”这两个字让叶卓然想起了一件事,白冰洁之前曾经说笑话一样谈论过的,当时她们嘻嘻哈哈一笑置之,此时叶卓然的脑海中灵光一现,不由得细细琢磨起来。

    “想什么呢?有我这个美女在,还想哪个男孩子啊,不会是想柳志宇了吧?”白冰洁?#28216;?#29983;间出来,走到床边,却见叶卓然呆呆地出神,调笑一句。

    “啊!你胡说什么呢。”叶卓然回过神来,责斥一句,转而说道,“柳志宇是个好大哥,我想他也没什么。不过,我不是想别的,我在想你的?#34385;?#21602;。白冰洁,我记得有一?#25991;?#35828;过,好像是金子煜?#38405;?#35828;,他持有正太生物医院科技公司的股份,只要你跟他结婚,他就会给你股份,对吧?”

    “呃!这个,我说过吗?”白冰洁一愣,慢慢爬到床上,钻进被窝,紧贴着叶卓然?#19978;攏?#38745;静地在那儿沉思,她要好好想一想,好像金子煜曾经说过这句话,当时怎么说的来着,过了半响,“嗯,金子煜确实说过这句话,我记得,他好像持有正太生物医药科技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他说如果我嫁给他,他就把百分之一的股份转让到我的名下。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当真,那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我还是问他,百分之一很多吗,五个手指头一劈两半是多少?他当时直接傻了。他说公司规定那仅是他个?#35828;淖什?#19981;会成为夫妻共同财产。”

    “呵呵,你也真会开玩笑,一只手五个手指头,一劈两半,那还叫?#33268;錚?#37027;叫剁猪蹄子。”叶卓然忍不住笑道,“你没问他,百分之一的股份,能值多少钱。”

    “这个,我没问,不过,他自己倒是说了一声,好像说给他两千万都不卖。”白冰洁极力地回想着,金子煜应该是这么说的。

    叶卓然心里有了主意,想了想说道:“白冰洁,如果你决定嫁给金子煜了,而金子煜又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那么这个坚实保障就找到了。”

    “什么?什么意思?”白冰洁疑惑地看着叶卓然,见她不停地朝自己眨眼睛,顿时白冰洁明悟了,惊喜地一把搂住叶卓然,“然然,我爱死你了,来,你快点来吃我的肉,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叶卓然被白冰洁搂抱着差一点喘不过气来,使出?#38405;?#24471;劲才将白冰洁推开,嗔怪道:“你的肉有什么好吃的,一股野兔子的膻味。这件事,你要是决定了,就仔细考虑考虑,做到自然而然,万无一失。当然,如果金子煜真的死心塌地的爱你,你就是要一座金山,他也绝对不会给你银山的,对不对?”

    白冰洁放开叶卓然,复又躺好,点点头说道:“我明白,男人对爱情和女?#35828;?#26032;鲜?#24515;?#20445;持多久,所有女人都不敢保证,我也不例外,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做成。我想呀,我可以答应他,但他说过的话也要付诸实践,他完成诺言,我就跟他结婚。说起来有点势力了,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叶卓然轻轻拍拍白冰洁的肩膀,劝慰道:?#30333;?#22899;人不容易,很多女人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咱们不能那样,该出手时就出手,别人不会对咱们好,只有自己对自己好了。”

    “嗯,我就是要自己对自己好。”白冰洁笃定地说道。

    “再说,这事不丢人,那仅是百分之一,又不是百分之五,那也是你应该得到的。我觉得,那百分之一的股份,可以作为订婚礼物,来表明金子煜?#38405;?#30340;爱。”叶卓然建议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好事成双在线客服
分分11选5官方下载 好玩的棋牌游戏有什 天津11选5开奖走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吉林11选5公式 辉煌棋牌7606升级版 快乐10分助手 qq网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 手机赚钱软件日入百元 大发pk10七码技巧 体彩浙江6+1规则 体育彩票e球彩走势图 腾讯游戏麻将来了 今天3d的试机号 吉林麻将技巧十句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