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正义迷途 > 第四卷-第九十二章 自杀
    法医和痕迹鉴定专家的工作还在继续,因此他们暂时只能从现场可以直?#28216;?#32905;眼所见的证据中猜测着案情的真相。

    项立诚蹙眉看着从现场拍来的照片,只觉得心惊胆颤,光看着照片他都能想象的到现场的惨烈,更别说直接出了现场的警察。

    项立诚心想,若是他去了,晕血症?#37096;?#23450;会在第一时间发作。

    冯?#37117;?#32493;指着另一张照片,这是杜泽直接对着四名死者拍摄的。

    他道:“死者朱志新,男,三十二岁,蓝湾县长关村人,父母双亡,是县上的公交车?#20928;?#24179;时为?#27515;?#23454;,在邻居的眼中,他虽然和大多数快到中年的男人一样沉默寡言,但他是个好人,基?#20061;?#38500;他得罪?#35828;目?#33021;。”

    “死者蔡珂,女,三十岁,是朱志新的妻子,两人于?#22235;?#21069;结婚,现在育有一子子女,生孩子之前,蔡珂一直在县上的大众超市上班,生孩子之后就专门在家里当起了家庭主妇,在邻居的眼中,倒也算是?#25512;?#33391;母,她的生活圈子小,也基?#20061;?#38500;仇杀。”

    “至于朱杨和朱凡,男孩今年七岁,女孩今年四岁,基本可以排除凶手是为了他们而来。”

    冯远接着说:“说完了死者的基本情况,现在来说说现场,根据第一判断,四名死者的死亡方?#25509;?#35813;都是?#35828;?#21050;进?#30446;?#32780;去,至于有没有其他致死原因,需要法医最后的结果,但是据我的观察,死者朱杨和朱灵死亡的第一现场,并不是现场的八卦阵,而是餐桌旁和墙角,他们是在死后,?#36824;?#24847;摆成了现有的这个姿势,如果这是件灭门的凶杀案,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而且他还没有带走任何犯罪工具。”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

    这起案子虽然打眼一看就是起凶杀案,但是现场和尸体?#21019;?#22788;透漏着诡异。

    “队长,还有客厅墙壁上贴着的符纸?#25512;?#38376;八卦阵,凶手为什么要这么自找麻烦?”项立诚看着板子上贴着的照片补充道。

    冯远点?#35828;?#22836;,他看向了戴光荣道:“戴叔,你有什么想法吗?”

    戴光荣皱眉道:“在民间,一般的符咒和阵法都是用来镇邪驱鬼的,我想,如果他们是被仇杀,也许是因为凶手过于迷信,担心这家人死后化为厉鬼报?#27492;?#20110;是就将现场布置成了这样,根据民间的说法,这样会讲死者的灵魂永远困于他们死去的地方,使之无法脱离。”

    “啧!人都死了,还要困住人家的灵魂,真是丧心病狂!”

    项立诚的吐槽得到了在场人士的一致认可。

    冯远无奈的敲了敲板子道:?#25670;?#35830;!说什么呢?知不知道社会主义核心价?#20498;郟?#23398;生时代有没有背诵过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我们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这是一个科技飞去发展的时代,将你们脑子里那些迷信思想全给我赶走。”

    项立诚道:“队长,咱这不是迷信,这是为了破案。”

    冯远道:“那行,破案,说说你的想法。”

    项立诚想了想道:“也许,这根本不是凶手迷信,而是

    他做出了一种迷信的假象,只是为了将警方的注意力引到别处。”

    正巧这个时候,现场的痕迹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冯远结果警员送来的报告,一条一条往下看着,越看眉头皱的越深,眉眼间的困惑也更重。

    看着冯远的?#25104;?#39033;立诚小声提醒了一句:“队长?”

    冯?#26007;?#19979;了报告,他看着现场参加会议的人,说:?#26696;?#20301;,现在痕迹鉴定出来了,我们之前的想法可能有所偏离,在现场提取的指纹和脚印中,只有这一家四口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脚印和指纹,还有,凶器上只有朱志新和蔡珂的指纹,布置现场的毛笔杆上也只有朱志新的指纹,门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早上是蔡琛在外面?#36855;?#21273;打开的。”

    这话一出,整个办公室一片哗然。

    项立诚吞了吞口水道:“队长,照你这么说,这是一起灵异案件?”

    “不,所有看起来不可?#23478;?#30340;案件背后都是人为设计的,根本没有什么鬼神。”冯远沉声反对了项立诚的话,他皱眉想了想道:“如果非要说,我更倾向于这是一场自杀。”

    “自杀!”

    围坐了一圈的人纷纷倒吸了口气。

    冯远无奈道:“这也只是一种说法而已,具体的,还得等尸检结果出来,才能再做进一步的推断,现下还是得先提取福苑小区的监控,立诚,你去做这个,戴叔?#25237;?#21733;再去调查他们一家的社会关?#25285;?#34429;然从邻里的话中可以判断出这一家得罪?#35828;目?#33021;性很小,但还是?#36855;?#32454;查一番,在尸检结果出来之前,今天下午?#28909;?#20570;这两件事吧!”

    “是。”

    所有人领命,全部动身着手调查事情去了。

    冯远依旧站在板子面前,他皱着眉头一张一张的看着在现场拍下来的照片,企图从中间再发现一些线索。

    这一次,叶全也只派了法医和痕迹专家过来,并没有像上一次派遣郑七七或者其他人来帮助自己,也不知是叶全相信自己,还是那些人都有任务?

    想到警局里的这点人马,冯远?#34892;?#24551;心,若是这次碰上了什?#21019;?#26696;,也不知人手够?#36824;?#29992;?

    他的眼神从死者的尸体上又挪到?#35828;?#19978;的八卦阵图上,这一次的案子,最诡异的便莫过于这个八卦图阵法和房间里贴的符纸了。

    如果是凶杀,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是自杀,这一家?#35828;降?#26159;由于什么原因才会在死前布置出这样的场景?

    戴光荣说民间这样的做法通常是为了镇邪驱鬼……

    就算这家人迷信,也没有理由去镇压自己啊!

    如果不是为了镇压,那么会是什么?

    ……

    第二日清晨,尸检结果已经放在了冯远的办公桌上,冯远看完尸检报告后,再一次召开了集体会议。

    他沉声道:“尸检结果说明,他们一家四口的死亡时间大致是前天夜里的十一点半至十二点半之间,死因皆为被刀刺进心脏,心脏

    破裂死亡,身上没有其他的伤痕,并且刀口的切面整齐,下手的人很果断,力气也很大……”

    “但法医根据刀口的形状?#25512;?#21475;判断,蔡珂、朱杨和朱凡三人均属于他杀,而朱志新属于自杀,至于地上的符咒,是用两个孩子的鲜血画成的。”

    “真的是自杀!”项立诚惊讶道。

    冯远目光微沉,说实话,他并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家四口是自杀,但他们不得不去做这个猜想。

    “立诚,在那个时间段有没有可疑人口进去福苑小区六号楼一单元?”

    项立诚摇了摇头道:“案发前两天的监控我都看了,进出的基本都是六号楼的住户和他们的朋友,除此之外,便是电梯维修工和天然气维修工了,但我都调查了,这些人没有作案动机,也没有作案时间,至于案发当天,并没?#24515;?#29983;人出入六号楼。”

    冯远的目光又转到杜泽的身上,他道:“杜哥,你们这边呢?”

    杜泽道:“鉴于蔡珂是家庭主妇,交际范围并?#36824;?#27867;,因此我们主要去调查了朱志新的工作状况,他是公交车?#20928;?#24179;时一向按部就班的工作,若说在工作上有得罪人,那就是平时偶尔会遇到不讲理的乘客,因为一块钱的公交车费用而吵架,这些公交车上的监控都是有记录的,而且朱志新的性?#21491;?#30528;实和人?#24034;?#36215;来,因此?#21491;?#26368;大的人只有两个,我们将监控调出来后发?#32456;?#20004;人都是家庭?#20061;?#27809;有作案动机和时间,更不会有想法将现场布置的这般诡异。”

    冯远又问:“工作中没有得罪人,那私人生活中呢?这夫妻俩有没有因为私事得罪过身边的朋友?他们的父母是怎么说的?”

    杜泽道:“朱志新的父母都已经去世,我们直接去?#26790;?#20102;蔡珂的父?#23500;?#26377;她的弟弟蔡琛,根据他们的说法,蔡珂从小都是一个腼腆的女孩,长大后更是贤?#36857;?#23646;于同村的人走过都会夸上两句的那种孩子,所以,她并没有明面上的仇人,至于朱志新,据蔡珂的父母说,自从他们结婚后,都没有听女儿说起过丈夫得罪过什么人,但在结婚之前朱志新是个什么状况,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说道这里,杜泽停顿了一下道:“队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蔡珂的父母悲?#20174;?#32477;,两个老?#22235;?#32426;大了,经不得刺激,本是在床上修养身体的,但听到我们是为了破案,才撑着一口气回答了我们的问题,蔡琛也祈求了我们,希望警方能尽快破案,给他姐姐和姐夫一个交代。”

    杜泽的话?#24076;?#21150;公室又安静了,仿佛掉根针都会惊动到他们一般。

    冯远叹了口气,选择无视杜泽的这?#20301;埃?#20182;可以理解受害者家属的心情,但没有必要因为这一点影响办案的效率。

    “杜哥,根据尸检结果,还有我所调查的一系列情况来看,这件事属于自杀的可能性更大了,但若是自杀,那么现场就是朱志新亲手布置的,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有没?#37266;?#38382;过蔡珂的家人,朱志新和蔡珂平时是否迷信?”

    杜泽转头和戴光荣对视了一眼,而后他才说道:“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好事成双在线客服
北京赛车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买彩票中5元怎么兑奖 新浪体育nba直播间 赚钱走捷径 甘肃11选5 时时彩五星组选120规律 快乐10分开奖视频 快速赛车 菲律宾网赌ag的秘密 超神pk10计划手机版ios 青海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包胆规则 三分快3计划软件 678龙虎电玩城 10月7日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