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387.使者來到
    大宋成都府路西疆。

    黎州主府漢源。

    正值蜀中氣候最是涼爽的時候。

    有約莫二十余文官武將穿著朝廷派發的春季官服坐在府衙大殿之內。

    黎州知州孫樂語著緋色官袍,年紀輕輕,可謂前途無量,此時卻是并未坐在主位上。

    主位上是個武將,官服胸前繡有猛虎。這在大宋軍中代表的是三品軍銜。

    自趙洞庭實施軍改、政改以后,大宋的朝廷體系清晰許多,早不再有虛職或是低職高權的情況。

    軍中將領軍銜,和現代化軍隊已是大同小異,九品對于各級軍銜。

    不同武將的禮服也是有著迥然的詫異。

    一品者,全國上下僅有軍機省的軍機令和副軍機令,禮服鑲有麒麟圖案。

    然后便是各軍區元帥,以及部分副帥、都虞候,被賜二品軍銜,禮服上鑲有雄獅。

    有些副帥、都虞候、集團軍統帥,則是三品軍銜,禮服上鑲猛虎。

    再依次往下,分別是熊、豹、犀牛、鷹、狼。

    尋常士卒和老卒中還分為上等兵和列兵。

    而將領的甲胄上,也都配有肩章。非特殊時候,從肩章上的圖案也可以看出他們的級別。

    文官,也同樣是以各種圖案劃分品級。

    此時,坐在這漢源府衙大殿內主位上的少將,乃是成都府守備軍統帥沅英豪。

    在他左側下首,則是成都府、嘉定府、雅州等地軍中的將領。

    其中,嘉定府因是重鎮,其守軍統帥乃是四品軍銜,連帶著,他軍中副將們的軍銜也是不低。

    黎州知州孫樂語雖是正五品官職,但按資排座,他還真坐不到太前面。

    至于他們黎州守軍團的團長,在這滿殿的武將中,就更算不得什么。

    當眾人落座以后,是沅英豪率先開口,眼神掃過眾人道:“至今,吐蕃大軍已是在黎州境外滯留將近兩個月之久了吧?”

    孫樂語聞言,眼神落在坐在他更下面的黎州守軍統帥鐘晉身上。

    雖鐘晉同樣被稱作是統帥,但作為區區黎州守軍統帥,其軍銜較之沅英豪那種自是要低許多,不過是五品軍銜。

    見孫樂語眼神瞟到自己身上,有著幾分溫和氣息的鐘晉緩緩起身,對著沅英豪拱手道:“回沅將軍,準確來說,吐蕃大軍兵壓我黎州邊境距離兩個月只差三天了。”

    “哦……”

    年約四十的沅英豪輕輕點頭,又道;“自吐蕃大軍兵壓黎州以后,皇上便命我們成都府將士在雅州、成都府沿線布防,其后,因吐蕃兵并未有進攻跡象,我等請示皇上,皇上又讓我等匯軍于這黎州境內,同時,還派遣大理禁軍袍澤們兵發吐蕃。但直到現在,吐蕃兵都還沒有什么動靜,本將想再呈奏折于皇上,請示皇上咱們接下來該如何做,諸位是何想法?”

    殿內有些許的沉默。

    然后孫樂語緩緩站起身來,拱手道:“沅將軍,我是文臣,對于行軍打仗之事遠遠談不上熟稔。只我以為,若是咱們大軍繼續屯于黎州境內,光是糧草等后勤物資便得耗費無數。吐蕃國無外患,他們耗費些糧草或許不打緊,但咱們大宋此時正值戰火綿延之際,這般和他們對峙實有些得不償失。”

    沅英豪看向孫樂語,“那孫大人的意思?”

    孫樂語道:“我以為咱們不僅僅應該向皇上呈折子,更應該在其中言明利害,要么打,要么和,請皇上下個定論才好。”

    沅英豪又看向殿內眾人。

    眾人中大部分都是輕輕點頭。

    雖然大宋守軍并非是禁軍那般的精銳,但也非是怯戰之輩。在漢源城內呆這么長的時間,其實軍中諸將也是有些不耐煩了。

    與其在這里和吐蕃大軍對峙,耗費糧草,實在還不如帶著將士們在軍營內訓練、演習來得痛快。

    “好。”

    沅英豪看過眾人神態后,不再猶豫,道:“那本將這就寫折子,然后諸位和我聯名上奏皇上。”

    守軍還兼著助社安局管理治安,以及應對城內各種突發災難的責任。他,顯然也并不愿意繼續在這里和吐蕃兵消耗時間。

    只是很快,便有飛鴿臨空,向著長沙城的方向飛去。

    而這個時候,長沙城內也是有不速之客趕到。是元朝的使臣。

    只不過這回使臣團終于不再是王惲帶隊,而是個名為李奕南的家伙是大使。

    其實在使臣團尚且還剛剛到得宋元邊疆沒幾天時,趙洞庭就已經得知元朝有使臣團向長沙來的消息。

    但直到今日元使臣團到得長沙北城門下,皇宮內都始終沒有什么動靜。

    以前麻逸、流求國主,甚至是使臣們到時,趙洞庭都會安排陳文龍等肱骨大臣相迎,這回,只仿佛不知道這件事似的。

    是以元使臣團到長沙時,實是有些尷尬。

    他們看著城內繁華熱鬧的模樣,忽的便生出股被排斥的感覺來。

    這讓得在元宮中作為真金近臣的大太監李奕南心中有些嘆息,看來前面數次攻宋,已是讓得宋帝不欲再與大元虛與委蛇了。

    他神色復雜看著城內,響起臨行時真金交代的那些話,心里真是半點底都沒有。

    這時,元駐宋大使祁宏達總算是從城內迎將出來。

    他拱著手直到李奕南面前,但臉上神色卻是復雜萬分,只喊了聲,“李大人……”

    還帶著嘆息的意味。

    作為元朝駐宋大使,真金此次卻是沒有傳信讓他覲見趙洞庭,而是派這李奕南來,足以讓他嗅到些許不同尋常的味道。

    李奕南也對著祁宏達拱拱手,尖著嗓子喊了聲,“祁大人。”

    祁宏達又是輕嘆,伸手道:“諸位使者里邊請吧!”

    周遭大宋百姓雖是頻頻往這邊張望,卻是誰也沒有接近過來。眼神中,還帶著并不掩飾的敵視意味。

    這更是讓李奕南等人感覺到深深的被排斥的感覺。

    跟著祁宏達走向城內,李奕南似是自言自語般說道:“現在宋國百姓已是如此的敵視我朝么?”

    以前,或許可以用“敬畏”來形容大宋百姓對元朝的態度,但現在,真正只剩下敵視了。

    祁宏達輕嘆道:“宋國、西夏交好,我朝大軍欺向西夏,宋國禁軍不得不出兵相助,這在宋國境內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整個宋國的百姓都覺得這事端是由我們元朝興起的,如今,全國上下滅元之聲……讓人心顫吶……”

    李奕南微微皺眉,不再言語。

    如此直穿長沙內外兩城,直到大宋皇宮前面。

    李奕南眼中隱隱有著感慨之色。

    從城外到城內,他將長沙城內的繁華盡皆看在眼里。常年居于元皇宮的他,真未想過宋國如今竟是已經如此的繁榮。

    難怪……難怪宋國百姓的精氣神都和以前不同了。

    祁宏達走到皇宮禁衛們面前,道:“還請通報,元使臣團前來覲見宋帝。”

    沒想,那禁衛將領竟然只是輕輕瞥他,道:“皇上有令,不見。”

    態度可謂生硬。

    祁宏達不禁微愣,隨即問道:“為何不見?”

    禁衛將領道:“皇上的心思怎是我可以揣摩的……”

    緊接著又輕撇祁宏達,道:“咱們大宋也沒什么好和你們談的。”

    他話語中有著頗為濃郁的敵意,看向李奕南等人的眼神也是頗為不善。

    這些天來,趙洞庭將前線將士的陣亡數量公之于眾后,可謂讓得大宋境內的抗元、滅元的聲音高漲。

    此時雖然距離元軍犯宋已經過去有些年頭,但壓在百姓們心中的屈辱,已然不知不覺又被點燃了起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好事成双在线客服
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山西体彩11选5直选 菜鸟团队是怎么赚钱的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即时开奖公告 彩客500完整比分直播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了 捕鱼千炮街机捕鱼 富贵乐园官网下载 东北麻将的基本玩法 5分3d有什么秘 快速赛车 打麻将口诀顺口溜大全 如何看一只股票的k 36选7的中奖概率 jx吉祥棋牌下载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