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867.攻開江城(上)
?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重慶府內,趙大、趙虎兩人率領飛龍軍出城,大軍萬人蔓延向著東邊培洲郡城培陵而去。

    岳鵬親率天魁軍南下進攻南川。

    苗右里、鄭益杭、龐文波等人留守重慶。

    達州。

    肖玉林率天捷軍于清晨出城,奔赴開州郡城開江。僅到下午,劉子俊也率天雄軍出城,同樣奔赴開江。

    達州這邊的情形較之重慶那邊更是難堪,大理軍占據數州,有合圍夔州府之勢。

    肖玉林、劉子俊兩人出城,未必沒有去馳援夔州府的意思。

    相較于區區達州,無疑夔州府才是堅壁清野戰略中的重中之重。

    而相應的,在大宋禁軍有所動靜以后,大理軍也很快便有了針對性的調動。

    此時他們的兵力散布在被他們占據的州縣之內,在弄清楚大宋禁軍意圖以后,自是免不得要調兵遣將前往抵擋。

    牂州大理軍似是也知道北部的形勢變化,忽的率軍離開牂州,繼續往北行進。直接兵進珍州綏陽。

    珍州和這些少數部族的州縣可是不同,乃是真正大宋治下的城池。

    張玨得到斥候匯報,也當即率軍啟程,緊追牂州大理軍的步伐。

    粗略算來,夔州路境內竟是已匯聚新宋、大理、大宋三國兵力共計數十萬之巨。

    戰火似乎又將燃起。

    如此僅過兩日。

    肖玉林、劉子俊兩人率領大軍便到得開江城外。

    開江城外東面有清水、疊江流過,不乏水源,護城河內渾濁的河水滔滔。

    以磚石搭建的城頭上,可見得大理軍的旗幟蔓延,軍甲森森。

    看軍旗,乃是白馬軍中的虎賁軍。

    新宋龍游、虎賁、鐵馬三軍從達州沿線進攻大宋,虎賁軍雖名氣不如龍游軍,卻也是白馬七軍中僅次于龍游軍的存在。

    此時誰也不知道開江城內到底匯聚著多少虎賁軍。

    而肖玉林、劉子俊兩人軍中,卻并不足兩萬人。

    兩人率著大軍直到得開江城西門外數百米處才緩緩停下。軍中騎、步軍卒約莫各占半數,俱是穿著整齊的墨甲。

    旗幟、披風在風中搖蕩。

    天勇、天捷兩軍各自成陣。

    遙遙望去,可以見得劉子俊、肖玉林兩人俱是在陣中深處。旁側有大纛高高豎起。

    軍前有軍中猛將持槍立馬,怒視城頭。

    而在城頭,也有不少大理軍將領冷冷看著這城外。

    在他們旁側,是許許多多的投炮車。

    弓弩手們站在墻垛之后,僅僅露出箭矢尖端,寒芒閃爍著。

    還有弩車,那如同標槍般的利箭更是顯得動人心魄。

    弩車雖欠缺靈活性,但用于守城卻是利器。其射程較之擲彈筒都不差太多。

    如此對峙有約莫十余分鐘。

    肖玉林軍中先有動靜。

    只見得行女車上的令旗兵搖動起手中紅色令箭。

    然后,軍中便有士卒弓著腰匆匆跑到了陣前。

    有約莫兩百人,正是擲彈筒營。

    跑到陣前以后,這兩百人俱是半蹲在地上,然后其中一人將背上木匣子取下,放在地上打開。

    里面是黑黝黝的擲彈筒。

    士卒以兩人為組,相互配合,以很快的速度將擲彈筒組合起來。

    緊接著劉子俊軍中也見動靜。

    同樣是擲彈筒營將士跑到軍前架炮。

    大宋的這種神兵利器,對于大理軍而言絕對是種莫大的威懾。

    現在,宋軍中的熱氣球他們尚且都可以同樣用熱氣球進行抵擋。但是擲彈筒,他們卻是無可奈何。

    等得整整兩百挺擲彈筒在宋軍陣前擺開,城頭上的虎賁軍將領們臉色不禁都是有些難看。

    然后,有將領揮手,對著城下喝道:“將他們押上來!”

    有不計其數的百姓被押上城頭。

    這些百姓的手都用麻繩給捆縛著,旁側還有持著長槍的虎賁軍士卒看守。

    又是這種無恥至極的方法。

    但天捷、天雄兩軍的擲彈筒營見到此幕,并沒有要撤退跡象。

    天雄軍立馬在軍前的先鋒猛將對著城頭大喝道:“爾等若是識趣,便速速棄城投降。不然,即刻讓爾等死于炮火之下!”

    城頭有虎賁將領回應,“難道你們不顧這些百姓的死活了?”

    軍中劉子俊清冷嗤笑。

    開州知州舉州投降新宋,此時開州便是大宋之敵。眼下大宋這種情形之下,哪里還會去顧及那么多。

    縱是皇上也往各軍中傳達了圣意,萬不得已之下,可以舍小眾而求大全。

    因為只有盡快的結束戰事,才能解救更多的百姓。

    “開炮示威!”

    劉子俊和肖玉林兩人幾乎同時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然后軍前便有炮響。

    天捷軍、天雄軍兩軍陣前百挺擲彈筒,俱是有十挺同時發射出炮彈去。

    這些炮彈都打在開江城的城墻上。

    碎石紛飛。

    煙塵揚起。

    城頭有慘叫聲響。

    虎賁軍將領們俱是露出些微驚色。

    他們的確沒有想到宋軍如今竟是會不再顧及這些百姓。這讓得他們以百姓要挾宋軍的方法徹底失效。

    有將領匆匆帶著士卒往城頭下跑去。

    而宋軍在炮停以后,也沒有再繼續開炮。

    劉子俊、肖玉林兩人都是舉著望遠鏡瞧著城頭。

    他們自是看到城頭上有不少新宋將士正在撤往城下。

    這也不知道是打算棄守城墻還是打算做什么。

    但不管如何,這開江城總是要拿下的。

    又過數分鐘,天捷軍中行女車上有令旗再度搖動起來。

    前頭擲彈筒營的營帳見得令旗搖動,大聲喝道:“準備開炮!”

    緊接著天雄軍前也是響起同樣的聲音。

    兩支大宋禁軍進攻這區區開江城,劉子俊、肖玉林兩人都是抱著勢在必得的想法。

    “開炮!”

    隨著最后的大喝聲響起,開江城西門在眨眼間便被炮火覆蓋。

    硝煙彌漫。

    城頭上碎肉橫飛。

    有弩車發射出那如標槍般的箭矢,帶著破空之聲射到城下。

    但是,這些標槍卻都落在擲彈筒營的前面。其射程,終究還是不如擲彈筒。

    肖玉林、劉子俊兩人對這距離又把握得極為巧妙。

    這只讓得城頭上的虎賁軍將領俱是惶惶,又恨得直咬牙。只恨己方軍中沒有擲彈筒這樣的利器。

    若是他們的軍備也能和宋軍這般強大,他們虎賁軍又豈會落到如此被動的局面?

    僅僅只是兩輪炮響過后,城頭上的虎賁軍便幾乎是啞火了。

    不知道多少弩車、士卒、投石車在剛剛的爆炸中被炸毀。

    “殺!”

    大宋天捷、天雄兩軍中大纛搖動,鼓聲忽響,喊殺聲忽的震天。

    步卒們在擲彈筒的掩護下向著開江城門發起進攻。

    這樣的破城演習,他們在軍區內已不知道訓練過多少次,可以說是輕車熟路。

    城頭上有投石車拋擲出轟天雷進行抵擋,但少得可憐。

    經過剛剛的爆炸以后,城頭上便是連士卒也沒剩下多少了。

    他們要想抵擋住天捷、天雄兩軍的同時進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兩軍步卒接近萬人,氣勢洶洶很快便沖到護城河外。

    新宋軍做得很絕,連護城河上原本用于通行的石橋,這個時候都已經全部被他們炸毀。

    這幾乎是斷絕了宋軍用重型器械攻城的可能。

    但肖玉林、劉子俊兩人似乎也沒這個打算。

    現在的大宋軍中根本就沒有多少重型器械。以往的撞城錘、云梯等等,幾乎都被棄之不用了。

    有士卒直接套著囊袋跳進水中。

    還有軍中神槍手半蹲在地上,瞄準了城門上吊橋的繩索。

    只聽得槍響。

    極重的吊橋轟隆落地,橫亙在了護城河上。

    雖吊橋并不如何寬,但卻這仍是讓得大宋禁軍有了攻向城門的道路。

    城頭上的虎賁軍將士傻眼。

    他們顯然并未想過,宋軍竟然還能用這樣的方法近城。

    有將領連連喝道:“拋雷!射箭!攔住他們!”

    但他們的聲音,在接連的炮響聲中顯得是那般的微不可聞。

    許多大宋禁軍沿著吊橋沖向城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好事成双在线客服
腾讯好友欢乐麻将 闲来琼崖海南麻将下 … 幸运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体育彩票29选7玩法 贵州麻将胡牌 今天股票行情涨跌 棋牌娱乐注册送28 手机qq麻将官方版 看图能预测股票涨跌吗 甘肃11选5遗漏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20选5什么时候开奖 广东36选7走势图走图 捕鱼欢乐炸破解版在哪里下载 大地棋牌登录中心 国标麻将规则 怎么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