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649.銀甲擋城門 (為家具人_—_鐘健的皇冠第一次加更)
    一秒記住【文學巴士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屠夫將一包肉放到岳鵬面前,笑瞇瞇在旁邊搓著手,卻并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岳鵬打開包裹,里面還真是團剁成餡的五花肉。

    只是在肉里,有根小竹管而已。

    岳鵬將竹管從肉里拿出來,扯出其內的信,嘴角竟是逐漸露出些微笑容來。

    待得將信收起,他對屠夫道:“好了,多謝。”

    屠夫卻道:“岳將軍您還沒給小的銀子呢!”

    岳鵬微愣,哭笑不得,對著外頭道:“將這兩斤五花肉的銀錢付給他。”

    屠夫這才作揖,離開茶館。

    岳鵬看到旁邊君天放詫異的神色,低聲道:“這些軍情處的家伙們怕都是窮瘋了,竟然還真管我要銀子。”

    君天放這才了然。

    岳鵬又將手中的信打開,細細地看了遍,嘴角笑意愈濃,對外喊道:“令,即刻告知全城百姓我朝已經和西夏重慶議和之事。另外,蜀中白馬軍擅作主張轟炸城池,傷及百姓,皇上日后定會對蜀中百姓做以補償。蜀中白馬軍可能意欲不軌,以本將之名,請城內百姓于城頭,看本將為大宋守城門。”

    門外有輕騎答應。

    數十輕騎馳馬離去。

    君天放微微詫異道:“這是皇上來的信。”

    岳鵬點點頭,將信遞到君天放手里,輕笑道:“皇上遠在數百里外,卻和君前輩您想到一塊去了。”

    君天放看過信,眼中竟是露出佩服之色來,“皇上之能,君某真是不服不行啊……”

    趙洞庭的回信中,主要內容不過數十字,條理分明。

    廣告全城百姓和西夏議和,得民心,罪推蜀中白馬軍。

    讓西夏軍卒離開重慶。

    帶百姓擋城門,拒白馬軍。

    后面的話就相對較為私密,當算是和岳鵬遠隔數百里的交談。

    此回重慶之行兇險萬分,朕心知肚明,但軍中將領,尤以你和朕最是親近,也最得朕信任。讓你往,朕甚擔憂,卻無可奈何。

    若你生,朕封你為鎮西大元帥,主掌西部兵馬。

    若你亡,朕擋追封你為勇武候,讓你名垂千史。

    岳鵬等得君天放將信遞還到自己手里,輕笑,“前輩,和晚輩到城門走一遭?”

    君天放輕輕點頭,笑道:“自然。”

    在數十輕騎馳騁于城內呼喊的時候,岳鵬、君天放僅僅兩人離開茶館,君天放攙著岳鵬,往重慶府西城門而去。

    韻景和僅剩的十來個武鼎堂供奉留在茶館內照看、保護岳玥。

    日頭漸西沉。

    西夏軍隊已經從北門出城。

    重慶府西面,天空上出現密密麻麻火光。

    城外馬蹄滾滾,濺起無數泥水。

    蜀中白馬軍果真兵臨城下。

    秦寒從哪些喬裝成百姓的探子嘴里得知茶館外圍聚著數千西夏士卒,雖沒能知道李望元到底是生是死,但也知道李望元所受的傷定然不會輕到哪里去。要不然,西夏士卒不會這般嚴陣以待。

    皇上重創,西夏軍卒勢必還要更亂幾分。

    這時,當時拿重慶府的好機會。

    這回要是再拿不下,蜀中也就基本上和重慶府沒什么關系了。

    大軍尚且還在出發之前,他就有斬殺牲畜祭旗。

    岳鵬在重慶府讓人散播蜀中白馬軍意欲作亂的消息,而他秦寒,則是當著全軍的面言及岳鵬、西夏互相勾結,率軍前往重慶實則是助西夏守城,已經叛離大宋。

    雖然軍中士卒不可能全信,但如此,軍中也不會起什么亂子。

    至于日后,是非黑白再傳出來。重慶府已經在他們掌控之內,他們也有足夠的回旋余地。

    所謂民聲、輿論,還不是掌控在城池當權者的手里?

    真正的內幕,其實又有幾個百姓能夠深究得到?

    大軍離著重慶府越來越近。

    西門城頭,僅有兩桿旗幟豎立。

    一面,是天魁軍大纛旗。

    一面,是大宋國旗。

    有百姓立城頭,但是不多,僅僅只有寥寥數百人。那渾身油膩的屠夫也在里頭,笑呵呵正和旁邊人說著什么。

    天上熱氣球先于地面大軍趕到,看到城頭上這番情況,沒敢隨便往下面拋雷。

    這和他們想象的有太大出入。

    他們大概本以為,西夏軍此時應該又在重慶府布置起道道防線才是。

    岳鵬持槍立在城門外十余米,渾身銀甲仍舊血跡斑斑。

    君天放一席青袍立雨中,雨絲不沾身。

    過十余分鐘,地面好似微微晃動起來。前方旗幟綿延,系白綢的白馬軍騎兵趕到城門外。

    到距離岳鵬不過數十米遠處,前頭將領舉槍,大軍這才停下。

    密密麻麻不見其尾的軍卒,雖沒有軍鼓響,但殺氣已經是直沖云霄。

    軍前將領看著細雨中的銀甲、青衣,都是露出濃濃詫異、不解不色。顯然誰也沒想到,趕來重慶府,竟是會看到這樣場景。

    這兩個家伙到底是想做什么?

    難道姓岳的以為單憑兩人之力就能擋住千軍萬馬?

    有馬車從大軍后頭緩緩上前,最終到大軍的最前頭停下。

    秦寒掀開門簾,探出半個身子。

    微愣。

    然后,才施施然在車外坐著。斜倚在車門框上。

    他盯著岳鵬、秦寒兩人,若有所思。

    而后,和岳鵬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岳鵬喝道:“天魁軍已經接管重慶,爾等白馬軍再敢入城,便是造反!”

    秦寒則是喊道:“岳鵬,你膽敢勾連西夏,騙我軍出城。今日秦某便取你這逆賊性命!”

    兩人吼完,都是微怔。

    聽得兩人吼聲的百姓、軍卒則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剛剛兩人的話都是用內氣喊出來的,聲音極大,離得不是太遠的人個個都聽得真真切切。

    可是,這他娘到底誰說的是真?誰他娘誰的是假啊?

    重慶府西門內,數十騎漆黑如墨的甲胄出城。

    綿綿細雨落在這些騎士頭上,在甲胄上緩緩滑落。

    他們渾身早已經是濕透了。

    出城后數十騎在岳鵬后頭齊齊勒馬,大聲喝道:“重慶府已歸天魁軍,爾等若敢上前,生死不論!”

    區區數十人,面對前頭看不到盡頭的軍馬,竟好似渾渾沒有懼意。

    數十騎中年歲大者約莫四十,小者怕是才二十出頭,可個個臉上,都有著視死如歸之色。

    天魁軍的名頭,是在一次次硬仗中拼出來的。若論勇,大宋此前十六支禁軍中,沒有哪支能望天魁軍項背。

    而岳鵬的威望,則是一次次身先士卒累積起來的。

    若是卸掉他的甲胄,可以發現他渾身布滿許多傷痕,大的小的,深的淺的,不計其數。

    這一道道傷痕,有許多都是為救軍中袍澤而留下。

    這也是天魁軍軍卒為何愿意緊隨岳鵬后頭舍生忘死的原因。

    之前城內街戰,兩千余騎損傷殆盡,可有誰勒馬往后逃跑?誰他娘的不是拍馬頂著炮彈向前沖?

    天魁軍中哪個不是響當當、硬邦邦的漢子?

    一個人,能影響一整支軍隊。

    岳鵬對后頭數十騎出城并無意外,只是嘴角漸漸蕩起笑意。

    若真要赴黃泉,能與這班兄弟為伴,也不寂寞。黃泉路上,仍舊能談笑風生。

    哪怕是以后,天魁軍就算整個打沒了,大宋軍中,誰人說起天魁軍,敢不豎起大拇指?

    岳鵬忽的放聲大笑起來,“哈哈,秦寒,你這宵小,也就能用這樣的陰謀詭計了!”

    隨即,他猛地扯開身上甲胄,拍著自己的胸膛道:“看老子身上這些傷痕,這都是老子在和元軍廝殺中留下的。你作為鬼谷學宮中百年難遇奇才,可能數得清這些疤痕?老子和西夏勾連?老子這條命早就準備好隨時為大宋、為皇上捐軀了,你要潑臟水,也好歹給老子找個好點的借口。”

    說著,他又從腰間掏出趙洞庭的那封文書,道:“皇上和西夏議和文書在此,你他娘的要敢取重慶,盡管上來便是!”

    城頭、軍中,無數人動容。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好事成双在线客服
金蟾捕鱼游戏网站 新疆25选7开奖时间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 豪利棋牌每天送9块 5分pk10安妮 世界篮球友谊赛比分 杠杆投资股票 江西11选5彩票软件 2012最新股票推荐 黑龙江11选五助手下载 友玩广西棋牌有挂吗 五分十一选五-非常钻APP下载 15选5华东六省走势图 福彩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最新吉祥棋牌馆手机版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查询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