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武俠世界大冒險 > 第九十八章 定州年青一代第一高手,蕭玄風
    一鞭如重錘,猛的一擊轟在司徒楓胸口之上,裹挾而來的勁氣砰然碎開。

    司徒楓整個人都被擊得橫飛出去,摔在長廊上,余勢不絕,打了兩個滾,撞翻了身后的木欄,險些跌進冰冷的河水里。

    “你敗了!”銀鞭一收,嗖嗖嗖倏然回卷,落到了王動掌心之內。

    他惱恨于這司徒楓咄咄逼人的態度,是以一出手就是全力催發,以快打快,以強攻強,毒龍鞭招招凌厲,步步殺機,短短幾個呼吸之內就已奠定勝局,擊敗司徒楓。

    若非最后一鞭王動留了手,勁氣炸開之時,已收斂了七分力道,只怕司徒楓已被震碎五臟六腑而死。

    當然,這并不是說王動就比司徒楓強勝許多,實際上這跟他一般年紀的司徒楓,帶給他的壓力比杜天偉還要強逾幾分,是以非得全力出手不可。

    在王動的感覺中,對方的修為并不比自己遜色,劍法也可稱精絕,綜合實力也就比自己稍遜半籌罷了,在這種情況下,若還抱持猶豫不決,處處留手的態度,先機一失,便有失敗受創的可能性。

    司徒楓面色慘白,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眼睛盯著王動,射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顯是沒有想到遭受失敗的會是自己。

    噗嗤一聲不合時宜的輕笑,傳自司徒楓身后的小亭內。

    他驀然回首,朝著發出笑聲的張玉蓉狠狠瞪了一眼,臉色冷得怕人,低著頭看了看胸口被擊碎的衣襟,寒聲道:“好厲害的鞭子,我承認先前是我小覷了你,從現在開始,你將是我挑戰蕭玄風之前的磨刀石之一,這一鞭之痛,定州武會上,必有回報!”

    話音一落,司徒楓身形一縱一掠,掠上了岸邊,幾個起落,消失了身影。

    張玉蓉不屑的“嘁”了一聲,“輸了就溜,我早就看出這家伙沒絲毫度量了。”

    “司徒他是太驕傲了。”李鶴面上含笑,淡淡道,目光一轉,落到王動身上,“倒是王兄的鞭法變化多端,凌厲兇猛,實是讓我耳目一新,令人欽佩啊!”

    “見笑了。”王動笑了笑道。

    李鶴搖了搖頭,“我可從來不說假話,王兄之鞭法確讓我有些心動。”

    “哈哈,就算李老弟你很心動,但怎么也輪不到你先。”秦軍大笑一聲。

    “哦,看來秦兄也是心癢難耐了。”

    秦軍右手摩挲著縛于背后的精鐵短棍,點頭道:“確實有些手癢,嘿嘿,王老弟,咱們也過過手如何?”最后一句卻是對王動說的。

    王動笑而不語。

    “呵,看來秦兄的愿望是注定落空了。”李鶴輕笑道。

    “誰說的?”秦軍粗濃的眉毛一挑,看著王動,嘿然一笑道:“王老弟請放心,我秦軍可不會沒品到迫你出手,再說老弟你連戰兩場,氣力大減,我現在再挑戰你,那就變成車輪戰啦!你發揮不了全力,我也打得難以盡興,多沒意思,嘿嘿,反正距離定州武會也就半年,屆時總能打個痛痛快快!”

    又是定州武會?

    一連在上官石,杜天偉,司徒楓,秦軍四人口中聽到這個詞語,而四人都是滿懷期待之意,不由得令王動大為好奇。

    “我覺得這里可不是一個說話的好地方。”李鶴笑著指了指圍在觀瀾橋周遭的人群,拱手道:“今日王兄一連戰敗了杜兄,司徒兩位,怕是不出半日,即將名揚郡城,相逢也是有緣,不如就由我做東,請王兄暨諸位去聚賢居共飲一杯如何?”

    杜天偉,秦軍,張玉蓉,江燕四人自然沒有意見。

    “敢不從命。”王動本欲拒絕,突然想到“定州武會”之事,倒是可以詢問一下,便也就答應了下來。

    當下幾人展開身法,渡河而去,十二三米距離,王動一掠即過,秦軍,杜天偉也無問題,就連那一直沒有說話的江燕也顯露了一手不俗的輕功,身法飄飛,正如云燕之般,足交點至湖面,翩然如燕掠過。

    唯獨張玉蓉一人修為僅后天境五層,無法踏波助力,卻見那李鶴一拉張玉蓉衣襟,一聲清嘯,如云中之鶴,兩人已飄過河面,落足岸邊。

    這手過人身法讓王動看得也是心中一動,他自問若僅是單獨一人的話,自也可如李鶴一般輕飄飄掠過,不沾煙塵,但若帶上一人,卻沒有多少把握了,這除了需要高明的輕功外,更要有一身精湛的修為。

    看來,這李鶴武功之高猶在先前揣測之上。

    王動暗忖道。

    現在他倒是明白了,這定州武林之內,只有達到后天境七層,八層才勉可稱之為高手,后天境九層,十層才算得上一流高手。

    確切的說,后天境十層才是真正的一流高手,后天九層只能算是準一流。

    王動估計著,李鶴縱然還沒有晉入后天九層準一流行列里,只怕也是相距不遠了。

    當王動一行人離去后,觀瀾橋周圍仍是氣氛不減,好似在平靜的湖泊里驟然砸進了一顆大石,攪得整個“湖泊”都洶涌激蕩起來。

    觀瀾橋四周的情景也是如此,一派喧囂熱鬧的氛圍,許多人大聲爭論起來,吵吵嚷嚷著心中綏陽郡年青一代高手的人選……連敗杜天偉,司徒楓兩人的王動,名頭已是不脛而走,隨著眾人的議論傳播開來。

    聚賢居高有三層,古色古香,內部裝飾并不奢華,卻顯得極有氣派,予人舒適祥和,安寧靜謐的享受氛圍。

    作為綏陽郡城內第一的名樓,包廂自是一直處于緊俏的狀態,但李鶴身為定州三宗之一,金陽宗弟子,身份不俗,輕易便取得了一個包廂位置。

    酒過三巡,王動問出心中疑惑的問題,秦軍訝然道:“王老弟竟不知定州武會?”

    “我以前一直隨著師父在山中修煉,下山的時間倒是不多。”王動采用了最大眾化的回答。

    “難怪。”秦軍恍然。

    “定州武會實則是我們定州武林年青一代的一大盛事,每隔三年舉辦一次武會,只允許三十歲以下武人參加,凡是自武會上取得上佳名次者,迅速即能名揚定州,久而久之,也成了我們這些人比武較技,稱量各自實力的最佳地點。”

    李鶴含笑解釋道。

    “我今年已經二十七了,這應是最后一屆了。”秦軍取下背縛的精鐵短棍,橫放于膝前,緩緩摩挲起來,目中精光閃爍。

    李鶴看了秦軍一眼,道:“秦兄的瘋魔棍法,威力無窮,自然能在武會上大放光芒。”

    “哈哈哈,李老弟,雖然我認準的對手是玄光寺的智定小禿頭,但你金陽宗的絕學,我也是十分期待啊。”秦軍大笑道。

    玄光寺,是定州三宗之內唯一一個佛門宗派。

    李鶴道:“彼此彼此。”

    秦軍嘿嘿笑著,與李鶴對視了幾眼,目光落到了王動身上,“王老弟,半年之后的武會上,你非但得應付司徒楓,還要小心杜老弟啊!”

    王動笑了笑,沒有答話,那什么武會他確是有些興趣,有時間的話,去參加一下也是無妨,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半年之后,誰知道自己在那兒呢?

    秦軍嘿然道:“杜老弟,我知道張大俠的怒濤劍法共有七路,你那未練成的是第幾路劍法?”

    “爹爹所傳的劍法,師兄已練到了第五路寒冰劍法,只是尚未大功告成罷了,不然,你休想勝過我師兄。”杜天偉尚未說話,張玉蓉已搶先說道,最后一句卻是對王動所說。

    “好了,師妹,輸了就是輸了,我還沒到輸不起的地步。”杜天偉擺了擺手,苦笑道:“王兄的鞭法凌厲,確實要勝過我一籌,我敗得不冤。”

    說到這里,話鋒又是一轉,面上戰意顯露:“不過,王兄的鞭法,我確然很想再領教一次。”

    “杜兄,你挑戰王兄是一回事,可千萬不要小覷了上官石啊。”李鶴道。

    杜天偉頷首道:“那是自然,今日一戰,上官石已成為我勁敵之一。”雖然其面上依舊洋溢信心,但從這句話便可看出,今日這一戰,上官石已晉升為值得他重視的對手。

    “勁敵之一?”李鶴油然道:“卻不知杜兄心目中最大的競爭對手是何人?”

    杜天偉一愣,旋即唇角勾略出一絲微笑,沉穩道:“若說我心中之勁敵,上官石算是一位,司徒楓還有王兄皆是!”說著,看了看王動。

    王動斟滿一杯酒,舉杯示意,一飲而盡,卻只是靜聽著幾人對話,并不打斷。

    杜天偉眼睛又轉向李鶴,秦軍道:“甚至,兩位兄臺也都是杜某心中勁敵,但若論最強的競爭對手,自是蕭玄風無疑。”

    他聲音一頓,續道:“想來兩位心中也是如我一般想法吧?”

    “不錯。”

    李鶴,秦軍嘆了口氣,幽幽道。

    “上一屆武會上,蕭玄風橫空出世,力壓群雄,奪得定州武林年青一代第一高手寶座,卻不知半年之后的武會上,蕭玄風的修為又精進到了何等境地?”

    (未完待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好事成双在线客服
通达信股票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广西双彩24选6走势图 李逵劈鱼赢钱小窃门 欢乐棋牌平台下载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安 极速赛车小游戏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球探网即时指数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期准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 3d试机号3d试机 500万彩票比分直播完场比分直播 极速彩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