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武俠世界大冒險 > 第八十章 相見
    賽總管正處于意氣風發之下,猛一聽得聲音在背后響起,頓時大吃一驚,連忙閃出幾步外,看了過去,冷喝道:“你又是什么人?”

    王動淡淡道:“殺你的人!”

    “大膽逆賊,找死!”賽總管面色大怒,揮掌打了過來,掌風呼嘯而至。

    王動站著不動,以手掌迎擊過去,雙掌在空中交擊了一下,發出“啪”的一聲悶響,賽總管面色劇變,身軀猛的抖顫了一下,他只覺對方內力綿綿不絕的涌來,好似一堵墻凌空壓軋下來,難以抵擋。

    大吼一聲,他想要掙脫開來。

    王動面上泛起一絲冷笑,直接運起九陰真經中的“吸”字訣,賽總管手心被吸住,掙脫不開,慌忙將另一只手貼了上去,勉力抵擋。

    王動手腕一轉,手上紫氣一閃,澎湃紫霞的真氣一瞬間如江河泄洪,灌入賽總管體內,在他經脈穴竅之中橫沖直撞。

    賽總管面色煞白,那股黏貼的力量忽然消失,他仰天大叫一聲,身體后傾,倒在了地上,嘶聲道:“好深厚的內功,你、你就是王動!”

    “不錯!”

    “好,好,好!咱家死得不冤……。”他連說三個“好”字,氣息忽然斷絕。

    僅僅一掌,王動就震死了滿清第一高手“賽總管”,賽總管麾下的一群高手見得這一幕都是面含震驚,剎那無聲。

    青影閃過,王動竄進了人群里,雙拳連連揮動,裹挾著剛猛凌厲的勁道,只聽得一陣爆響,一個個大內高手好似斷了線風箏一般跌飛出去。

    以他現在的武功,放手施展開大伏魔拳,對付這一群所謂的大內“高手”,那是碰著就死,沾著就傷,就算其中一些佼佼者也被兇猛的拳風震懾,慌忙逃竄,卻無絲毫反擊之力,短短幾個呼吸,已被他打死了近十人。

    “此人是誰?武功如此高強,二哥,是你的朋友么?”駱冰壓力大減,鴛鴦刀一折,一刀劃破一名大內高手的脖頸,抹了額頭一把冷汗,吃驚道。

    “先料理了這一群鷹爪子,稍后再與你分說。”無塵苦笑不已。

    黑白無常亦是面色難看,幾人將怒氣全都朝清廷高手傾斜下去,一陣亂戰后,地上伏尸一片,大內高手全被殺死,僅有三名投靠清廷的武林人士面露驚惶,狼狽逃竄。

    “不能放他們走,身為武林中人,卻投靠清廷做了走狗,該殺。”

    駱冰搶上前去,鴛鴦刀劃動,又殺死了一人。

    無塵反手一揮,長劍掣出,如利箭般透過一人胸膛。

    “想要殺我‘草上飛’,做夢去吧!”僅剩下一人輕功較高,呼啦一聲,已自黑白無常聯手下逃了過去,身形一躍,破窗而出。

    王動手在桌上一拍,一個酒壺驀地跳了起來,他猛的一掌擊出,這酒壺在空中碎裂開來,碎片嗖嗖嗖攢射出去。

    咻!

    風聲連響,那“草上飛”剛剛穿破窗戶,身體尤在半空中,背心上已被七八塊碎片刺中,悶哼一聲,栽倒下去,頓時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至此,包括賽總管這位滿清第一武士在內,清廷派出的二十八位高手全軍覆沒。

    駱冰走了出來,抱拳道:“多謝尊駕出手相救。”

    “王某不過是多找幾個俘虜罷了!”王動淡淡道。

    “俘虜?”駱冰一呆,不解其意,望向了無塵,黑白無常三人,無塵面露苦笑之色,將駱冰拉了過去,低聲解釋起來。

    王動卻隱隱聽得遠處有爭斗的聲音,眉頭一皺:“你們慢慢解釋,我先離開一會兒。”

    話音一落,青影一閃,已縱出十數米外,幾個起落,就消失不見了。

    對于王動的輕功,無塵,黑白無常三人已能處之泰然,但駱冰,余魚同幾人卻是吃了一驚。

    ……

    王動功聚雙耳,體內真氣自行運轉,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急掠過去。

    他自修行九陰真經內的輕功后,身法進境神速,全力一縱之間,最高可一掠近五丈,僅是短短片刻就已跑出七八里開外,便看見在前方一處林子里,有兩人正劍來劍往,相互激斗之中。

    一位儒衫老者,還有一穿了身官服的威嚴漢子,正是張召重。

    “張召重,你這個叛徒,身為武當弟子,竟甘做朝廷的走狗,將屠刀揮向自己的同胞……。”儒衫老者一邊施展劍法,一邊聲色俱厲的斥責道。

    “師兄,識時務者為俊杰,當今皇上英明神武,乃是百年不出的圣君,我勸你還是不要跟紅花會的反賊一般倒行逆施,抗拒天命了……。”

    張召重武功本就比儒衫老者陸菲青要高了半籌,加之其人正處壯年,氣力悠長,久戰之下,陸菲青已處于下風,聽得張召重這番厚顏無恥的話,更是胸中一口氣憋住,劍法登時露出了破綻。

    張召重抓住破綻,哈哈一笑,一劍刺在陸菲青手腕子上,陸菲青掌中長劍脫手而飛,旋即又是一道劍光刺來,擊在了他的胸口上。

    陸菲青悶哼一聲,胸口溢血,雙目噴火的盯著張召重。

    “師兄,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投靠朝廷,圣上仁心仁德,雄心壯志,定能寬恕你昔日的罪孽,你我師兄弟二人共同報效朝廷,干出一番宏偉大業來,豈不壯哉?”

    張召重長劍指向陸菲青,聲音激昂道。

    “你所謂的宏偉大業就是屠殺同胞?”陸菲青冷笑道:”姓張的,你以為自己做了走狗,全天下人都跟你一樣么?凡有血性的漢家男兒必會唾棄你這狗賊……!”

    “好,師兄,這是你逼我的,那就別怪我不顧同門之誼了……。”張召重額頭青筋暴突,面色猙獰,長劍一挺,刺向陸菲青的喉嚨。

    便在這時,密林中又閃出一條曼妙白影,抖手一揚,十幾點寒星罩向了張召重面門。

    “芙蓉金針?!”張召重冷哼一聲,長劍一蕩,只聽得叮叮當當數響,十幾枚芙蓉金針全都被倒擊而飛,反卷向那條白影。

    “芷兒快閃!”陸菲青面露驚色,大叫起來。

    這道白影正是李沅芷,她見師傅陸菲青與張召重激戰,以自己武功卻插不上手,便躲藏了起來,張召重與陸菲青全神貫注應付對方,竟都沒發現她藏身在側,不過在陸菲青快被張召重殺死時,李沅芷再也按捺不住,跳了出來,以芙蓉金針偷襲張召重。

    卻沒想到張召重武功比想象中還高,長劍反蕩,就將射出的芙蓉金針倒卷了回來。

    芙蓉金針以比去時更快的速度倒卷而歸,李沅芷已無法躲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金針襲來,便在這一剎那間,一道清嘯響起,緊接著,李沅芷眸中只覺銀影閃過。

    一條銀色的長鞭突然出現在了面前,在空中倏然卷動,好似巨蟒一般將芙蓉金針盡數吞沒了進去,下一刻,面前已多了一青衣人。

    “沅芷,好久不見!”

    青衣人轉過頭,面上微微帶笑。

    一如經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好事成双在线客服
广东快乐10分 手机麻将的原理与技 哪个网站上有e球彩 幸运28预测神测网组合 体彩十一运夺金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公告 福利彩票p62走势图 闲来贵州麻将官方 白小姐最准免费网站 5分彩怎么看号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山西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秒速牛牛规律 湖南麻将秘诀 二肖期期免费提前公开 黑桃棋牌官网手机版